请看小说网 红颜乱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白天 黑夜

第二十九章 京畿风雪

  一手轻托香腮,一手拿着书卷,归晚百无聊赖地打发着时间。房门“嘎吱”一声细响,她抬首,玲珑推门而进,脚步显得有些急,走到几案前,半低下身子,在归晚耳边低语。

  “德宇公公?”微讶出声,归晚把书放到一旁,看着门口,沉吟起来。宫中总管此刻在院外求见?

  对着玲珑点了点头,看着她又一阵疾步出门而去,归晚提起十二分的精神,站起身,眺望窗外。这些日子,相府内院平静如初,只是这院中下人的欢愉平静是真,她却是半真半假,明白里掺着糊涂,只有这样,才能在暗涛下过完一天,又是一天。

  德宇此时来,又为了哪桩呢?

  “夫人。”斯文有礼的声音一如既往。

  偏神想远了,归晚转过身,门口已站着一人,颀长的身形,宝蓝长衫,挟着薄薄秋意,倒似一个世代书香的公子,哪里看得出他是如今宫中大红人。

  细一看,他虽含笑而立,那面色却有些苍白,眉间悬着忧。

  “公公……”归晚先在几案一旁坐下了,玲珑乖巧,早已在一旁拿过椅子,待德宇坐下,身子还没稳,一杯清气四溢浅香萦然的碧螺春已经递到了德宇手旁。

  德宇拿过热茶,却没有触口,一转手,放回了几案上,微低着头,想说话又难开口的样子。过了半晌,终是耐不过这分外的静,一张口,声音低中带着哑:“夫人,你可知道舒氏?”

  又是“舒氏”……“公公怎么对这南方望族感起兴趣了?”不答反问,探着德宇的话外音。

  摇了摇头,拿过茶,一饮见底,润了润嗓子,德宇才又开口:“夫人也许不知,舒氏家族端的厉害,”说到这,也许是想不到好的形容,他顿了顿,迎上归晚疑惑的眼神,稍理头绪,续说道:“皇上曾出宫一天,就是在相府芍药花会之日,到日落之时才回到宫中,随行回来的,还多了一个人。皇上召他谈了足有一日,从那之后,此人就暗地为皇上出谋划策,皇上不能做的事,也借他的手去做。他行踪不定,又得皇上特赦,我费了些时日才查出来,他是舒氏子弟,听闻叫舒豫海。”

  听到这名字,归晚心蓦地一凛,眉轻蹙,“舒豫海?”

  舒氏的子弟,一个到相府,一个到皇宫,行事诡秘,其后深意难测,看来是野心勃勃,有备而来。楼澈应该看得出这点,皇上也不糊涂,只是这其中利害关系牵扯不清,他们都想利用舒氏,身居高位,有许多事不能放手为之,有了舒氏,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就可以借手为之。

  一人之力有限,家族之力无穷。

  “公公今日来就为了这舒氏家族的事吗?”

  德宇抬起眼,突然从椅上站起来,扑通一声,跪倒在归晚面前,隔着几案,归晚微诧,忙不迭也起身,想要伸手扶起他,却被他一个沉重眼神压了回去。德宇的神情透着点肃穆,远看萧索,近看,那似乎是天堑下的巨石,千百斤的沉重。

  “夫人,都是我不好,管教的小太监嘴巴不严实,把你的事透露给了舒豫天,这舒氏狡诈,一心为谋权,只怕他们会把主意打到你身上来,我思前想后,总觉得不妥,今日特来请罪。”话音落,低低地伏着身,他跪在几案前默不作声。舒氏的行动力比他想象得还快,舒豫天向楼澈进言已是好几日前的事,这点,德宇自是不知内情了。

  归晚先是有些讶意,而后悠淡一笑,“公公不必这样,这天下间这么多张嘴,管也管不过来,小太监误事,跟公公没有关系的。”对着玲珑使了个眼色,玲珑立刻上前搀扶德宇。

  谁知德宇依然纹丝不动地跪着,只是苦笑着摇头。他独在宫中寂寞,无以排遣,一日酒醉之后泄露了皇上和归晚些许事,被小太监听去,这才恰巧透露给了舒豫海。事后,他懊悔无比,虽然将泄密的小太监暗地整死,却怎么也挽回不了既成的事实。可惜这些话,他憋在心中,又如何敢对归晚说出。

  见他跪在地上不肯起身,归晚也犯起难来,是她一手把德宇拉进了这复杂的漩涡,害他身不由己,随之沉浮,现在他居然还为了她的利益安危,前来请罪,怎不让她心头震动?一时间竟无语可答,片刻后,归晚立到德宇身前,低身拉起他的臂膀,“公公,到底是我欠你多些,还是你欠我多些?你如此跪着,是要与我算清楚吗?”

  德宇微愣,这才站起身,心头的大石放下,忧色减轻,退后几步,对着归晚细看了几眼,须臾之后,茶已渐凉,他开口:“夫人,请你多加防范舒氏,我不能多逗留,这就告辞。”

  知道他身份特殊,的确不宜在此停留,归晚颔首,看着他恭敬地躬身一礼,就在他转身之际,忍不住唤:“德宇公公。”

  “夫人还有吩咐?”

  “今日公公是私自出宫吗?”

  听到这句话,德宇身躯稍怔,心头暖流潺潺流过,知道归晚这句话在关心他的安危,怕他因为私自出宫惹上麻烦,背对着归晚,他也能想象,她此刻必是浅笑如新月之弯钩,眸如夜,藏着如许的醇色,灿如星辰。

  “夫人请放心,今天出宫是有公事,不会有纰漏。”头不回,他抛下话语,就这样走了,正如他来时一样,掠入暮色中,玲珑忙紧跟而出。此时谁也不知道,德宇今日的暗访,是最后一次见到归晚,这样的不回首,在日后,竟成了一种遗憾。

  等人影完全消失,归晚收回眼光,坐回原位,心绪有些不安宁,她站起身,来回在房中踱了两圈,这不安却越积越大。瞻前顾后地细细一想,她吟然轻叹,拿出笔墨,就着几案写下两封信。

  第一封信,是写给三娘,信中嘱咐其盯住南方舒氏,如果舒氏有任何针对相府的行动,请三娘全力对付舒家。

  第二封信,是写给兄长余言禾,晋阳离舒氏家族的根基极近,归晚在信中请求兄长,在舒氏权势过大之时,不需顾忌,直捣黄龙,务必要铲除舒家。

  这个时候,归晚已经看出了舒家的狡诈手段,想在皇上和楼澈的争斗中占便宜,以这个为契机,作为家族上位的基石。

  皇上和楼澈的斗争,她揣着明白当糊涂,因为这是男人的天下,这场争斗,不允许别人的插手。她只能默默地陪着楼澈,在他闲暇之余,一盘棋,一杯茶,清风遐迩,伴君盈盈一笑。

  在这份表面平静中,她不允许有人在暗地里阻挠甚至伤害相府的利益,即使只看到一点预兆,她也要在其行动之前将其扼杀。

  看着墨迹未干的书信,她轻轻折起,放入信封,递到蜡烛旁,看着烛泪一滴滴地在信口封住,她的不安、她的惆怅,似乎也在这炙热烛泪中尘封住了。

  即使归晚如此聪慧,也没有料到,她这两封信还是晚了一步。

  历史的转动不会停留,就算机关算尽,欠缺了天时地利,事情终难成功。历史里轻轻一笔,带过了无尽的心酸和无奈,又有多少肉眼所不及的努力在慢慢酝酿,是德宇暗访的忠诚,是归晚夜书的心计,还是楼澈运筹帷幄的布局……

  天载四年,中秋之时,明月高悬空中,月辉倾洒大地,就在归晚的两封信送出相府的同时,别处发生了一些改变后来党争结果的大事。

  ******

  天载四年秋末,下相城门下。

  夜幕低垂,暗夜无光,风呼啸而过,簌簌生冷,一个穿着厚重锦衣的男子站在城门口,哆嗦着身子来回打着转,一边不停地搓着双手,一边不时地往大路张望,呼吸间吞吐着淡淡白雾。

  “师爷,来了,来了!”微弱朦胧的光亮快步靠近,一个守城门的官兵小跑着靠近,手中灯笼忽明忽暗,在黑夜中显得虚渺不真。

  听到小兵的话,师爷的精神为之一振,挺直了身躯,视线锁着前方。果不其然,一会儿工夫,马车辘辘声渐近,径直来到城门口停下。师爷连忙迎上前去,躬着身子,“大人,路途辛苦了。”

  “张师爷,我不在的时候,城里还好吧?”车帘掀起,一个略显胖的身影在官兵搀扶下跳下马车,狐裘裹身,满脸疲惫,右手揉着酸疼的脖颈,左手上捏着一个梨木盒子。

  “大人,一切安好。”

  “嗯。”身为下相的太守,第一句话只不过是官面话。下相是南方富裕之乡,民生安乐,想来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,他含糊地应了一声,下了车,顿时感到寒气逼人,嘟囔着:“今年这天还真反常,这会儿就这么冷了。”

  守城的小兵去安顿车马,师爷紧跟在太守之后,轻声问:“大人此次进京拜见楼相,想必大有收获?”

  “嗯,事情紧急,这段时间京城局势紧张,相爷那边催得紧。”对着自己的心腹师爷,太守见四下无人,坦言,“相爷要南方连成一线,只要一致反对,中书院计划就不能成,如果让皇上把中书院给办了,起用那些近臣,那以后我们还有什么好果子吃?你看,这是相爷亲笔书信,等明儿一早,给其他几位大人过目。”肥胖的手轻轻拍拍盒子,太守有些得意。

  他是楼澈在南方重用的官员之一,深得器重,靠南有南郡王的维护,在京有楼澈的照拂,近些年来,为楼澈巩固南方势力献了不少功,春风得意,官场亨通,自是身宽体胖,一笑起来,脸旁的肉还会抖动。

  “大人明智,等楼相独揽大权,大人腾飞之时,还要多多提携小人啊。”嘴上恭维着,师爷和太守都是心照不宣地相视而笑。

  两人走向城门,太守絮叨着进京所遇之事:“要说这京城什么都比下相好,但是这京城的美人啊,不够温柔,哪及得上下相的女子婉丽多情啊。”话音一顿,看着师爷听得津津有味,他又道,“话说回来,有一个例外——楼相的夫人,那可乖乖不得了啊……绝代佳人,也只有这样的佳人,才配得上楼相啊。”那日在院中一瞥,隔得甚远,他连楼夫人什么模样都没看清,但是那芙蓉含露的风华,即使身处簇簇花团中,依然让人感到目眩,惊艳一瞥,难以忘怀。

  两人说说笑笑,走进城门,师爷回过头来,正要指使着官兵把城门关上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飞快而至,官兵们停下手,师爷和太守回过头,眼见尘烟飞扬,一匹快马奔到城门下,黑暗中,昏暗的灯笼照不清马上人。

  “哪位是下相太守爷,楼相有信到。”马上人高喊。

  太守一愣,他前脚刚到,后脚就跟来了楼相的人,莫非有新的指示?不敢怠慢,他走上前,“相爷有何指示?”见那马上人招招手,知道必是秘密书信,不宜传入外人耳。他涎着笑走近,马上人翻身下马,凑近他;太守正欲开口,仰首看清对方,脸色惶然一变:“你——”

  师爷等在城门边,看着太守慢慢走去,和那传信人亲密的样子,身子还抖动着,似乎在笑。他缩缩身子,耐心等待,可是过了一会,太守依然维持着那种姿势,他心中一凛,蹿起不安,正想大声喊,突然看见太守的身子已经慢慢跌倒,传信人蹲下身子,拿了太守手中梨木盒子。师爷的心疾跳起来,漆黑的夜里,他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,用手一指太守处,大叫:“刺客,是刺客——”

  两个守门官兵听到叫喊,拔出腰间的刀,可惜此刻已经晚了,传信人快如闪电,官兵甚至连他的面都没见到,就已经死在他的匕首之下。师爷目睹了一切,嗓子哑哑的,发不出声音,腿一软,跪倒在城门口,然后眼前徒然一亮……

  第二日,震惊南方六省的“下相太守被杀案”以快骑急报入京城,太守及马夫在内共七条人命,无一幸存。而这起刺杀,只不过是南方官员被杀大案中死亡人数最少的一起而已。同时期,蕈州、洪桐的重权者相继被杀。牺牲最大者,蕈州太守一家,三十四条人命,在一夜间归西。

  而这三个官员,都是楼澈驾驭南方的有力助手。这场震惊南方的刺杀,在以后的二十年内都没有破案,百姓提起这场暗杀,都还心有余悸。

  ******

  铅云低垂,青天苍茫,沉郁的天色灰蒙蒙,北风起,刮面都是刺骨的隐疼。

  楼澈走出书房,墨色交领长袍配着黑貂皮裘,蟒纹墨青官靴踩在花白的青砖上瑟瑟作响。来到月牙门的通道,远远就听见楼盛和管家议论着什么,近了几步,楼盛转过头来,神色比这天色更沉郁,低头道:“相爷。”管家也随之躬身。

  楼澈看他俩的神色间透着紧张,也猜到刚才谈论的内容,此刻只当做不知,“前几日吩咐的准备好了?”

  管家不吭声,楼盛点点头,“是,准备好了,可是相爷,这样做……”

  “够了。”截断他的话,楼澈显得有些不耐,对于南方的控制力已经大不如前,三个太守的被杀,瓦解了他近几年的努力,如今这样的情势已经不容他再犹豫。鼻尖上忽地一凉,他仰首,晦暗的天居然飘起了雪花,细细的,徐徐在空中飘飞,相府的楼台亭阁本就精致,此刻被雪色一染,剔透起来,端的是美景如斯,动人心怀。

  “相爷,”趁着他一晃神之际,楼盛走上前,双手捧上一个物件,“这是前日,林将军府上送来的,说是交给相爷或夫人,昨日见相爷心烦,所以……”

  接过楼盛递来的东西,是一封信和一块胜雪三分的莹玉,楼澈略一沉吟,打开信封,里面没有信签,只夹着一张便条,打开一看,只有两个字:一年。翻来覆去把便条看了个透,也只能看到这两个字,楼澈眉轻折,猜不透其中含义,再看那块玉,如意雕纹,林字居中,分明是林府的令牌。细想一下,楼澈面无表情地把令牌收入袖中。

  管家在一边劝说:“雪大了,站久了伤身。”

  不理会管家和楼盛的劝言,在院中静立着,直等到满院都蒙上了一层银白,他才悠然道:“归晚必然喜欢这景色。”不等楼盛和管家做出反应,他走向内院卧房,大步流星,“现在就去准备,一个时辰后出发。”管家面色苍白,楼盛低头不语。

  这相府的一景一物都是经久耐看的,今日入眼,更觉得亲切至极,楼澈一路走来,轻声推开房门,半掩的门扉内,归晚卧躺在贵妃椅中,房内暖意融融,中央处摆着炭火盆,噼啪作响,香炉熏烟袅袅,如兰淡香飘忽鼻端,蹑着脚走进房,他掩上门,坐到贵妃椅的后端,静静观赏归晚的睡颜。

  古人说,美人春睡如海棠,他的归晚却比海棠更胜几分,因房内温暖,皮肤透出婴儿般透明的质感,红粉绯绯,恬淡的睡容,宛如观音。

  就算一辈子陪着这样的睡颜,也不会生厌,恋恋地看着,时间停滞不前,一时温情四溢,楼澈轻抚上她,触手温腻,心中一荡,忽然那炭火一声轻爆响在静谧的房内,震醒了他,狠下心,他轻摇归晚的肩膀,看她慢慢从酣梦中苏醒,睁开眼,因沉睡而迷蒙的眼神,对上楼澈,泛起笑:“夫君。”

  宠溺地轻拧她的脸蛋,楼澈笑谑:“看你,哪还有丞相夫人的样子。”

  顺手一整衣领,把头发拢到颈后,归晚雅笑如菊,“夫君哪还有丞相的样子。”

  想自己在她面前,的确无半点威严,楼澈一时倒无语可答,见她脂粉未施,皎如清月,长发飘然,泛出润泽,搂过她,手抚上她的发,滑得不可思议,比之江南锦缎丝毫不差。心中忽地一动,他牵起她的手,到梳妆台前。

  归晚见他拿起骨梳,讶然道:“夫君?”

  “看我给你梳个美美的发式。”他的手能画山、水、鱼、虫,能书真、草、隶、篆,这小小梳发岂能难倒他。

  听他说得有趣,归晚任他为之,楼澈的手修长洁白,在男子中少见的好看,此刻梳子在他手中,倒似戏法一般,片刻时光,就梳出一个发髻,简单雅致。他四顾,拿起桌上的发簪,放在髻上对比,又觉得太俗,最后只挑支银簪插在发上,配上归晚的眉如墨画,轻颦浅笑,相得益彰。

  凝视归晚,楼澈恍然失魂,他的归晚,总是淡淡的笑,笑意变浓时,脸颊旁现出梨窝浅浅,好似晨曦初现,又如拨云见日;她的瞳色淡悠,乍看是清泽,细看是深潭,蕴着奇光异彩。

  他的归晚……

  “夫君?”惊觉他手势骤停,神情晦涩,归晚仰起脖子,直看进他瞳眸深处去,“怎么了?”

  心底最软的一处柔情飞起,楼澈握住她的手,“归晚,你先离开京城,到北边去。”

  听他如是说,心中一凉,归晚错愕地盯着他,已然明白他话中意思,形势已经刻不容缓到这种地步了?

  “不要,”坚定地拒绝,“我不离开这里。”

  “归晚,听着,你暂离这里,不管能不能成,我都会去接你。听说在北边境有处地方,是启陵与弩族商交之地,那里平静安宁,是隐居的好地方,你在那里等我三个月,日后晨昏相伴,这不是你最想要的生活吗?”苦口婆心地劝慰,楼澈平定的声音给人信服的力量。

  归晚只是摇头,半点不为所动,“不,我要留在这里。”当初说好福祸与共……

  “归晚,”厉声出口,楼澈也是一怔,他几时对她如此严词厉色过,“你留在这里,我必败,你离开这是非之地,我才能安心。”如果他日争斗起来,相府被围,他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,他唯一的顾忌就是归晚,保住她,他才能放手一搏。

  灼灼地看进他的眼底,除了情意流转,看不到其他,归晚鼻尖一酸,柔肠百转,只觉得心里堵了千千个结,又像虫子在啃噬,心一拧,泪盈然,在眼眶里滚来滚去,却硬摒着不肯落下,咬着的下唇已然泛白,忽见一抹血色,唇角被她咬破。唇不点而朱,看得楼澈心惊。

  “不要哭,我自有全身而退的法子,皇宫内的秘道,得前太后亲传,就是当今皇上也不如我熟知,三个月,给我三个月时间……”

  房内窗户紧闭,归晚定然看着楼澈出神,心中有千万个念头飞闪而过,脑中却一片空白,心痛如绞,从没有想过要面对这种场景,此刻直面,心头也不知是悔是恨。

  “相爷、夫人,已经准备好了。”楼盛的声音从房外传来,房中两人都是黯然。

  手心一紧,归晚被楼澈拉起,她一慌,想要开口,楼澈铁青着脸拿过那床架上的极地雪貂袍,把它紧密地包在归晚身上,目光中是不容拒绝的严厉。

  两人相携走出房外,漫天飞雪,银装素裹,世界一片纯净。楼盛、管家、玲珑、如晴、如明伫候在院中,因为等待的时间过长,每个人身上都是一层白霜。

  雪花飘落在脸上,化开,落下的也不知是雪是泪,归晚被楼澈拉着走入院中,平日里对她百依百顺的男子,今日异常的决绝。身上早已感觉不到冷了,心里的寒意比这雪更冰,张眼茫茫,也不知入目的是何物。

  今年的风雪来得如此之早……

  在众人的簇拥下一路无语地走到相府门口,三辆马车停在路边。归晚看见,身子一缩,不肯再往前挪半步。楼澈转过脸,在雪花飘飞之中,他也难以掩饰满脸痛苦的神情。一手禁锢住归晚的腰,强行带着她往外走,故意不去看她伤心的神色。

  “夫君……”马车前,归晚紧紧攥住楼澈的手,不肯松开,明知自己离开对他而言,是解了他的后顾之忧,可是手却忠诚地投向了感情。凄然一声轻唤,只把这心底的苦涩一起喊了出来,哪里还忍得住,泪水簌簌而下,泣不成声。

  把归晚抱上中间的马车,两人十指纠缠,密无缝隙,楼澈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移开归晚的手,僵硬的面色在看到归晚泪流满面时松懈,心疼地抚上她冰冷的面,又觉得滚烫的泪水灼伤了他的手。

  “归晚,不要怕,三个月,我一定来接你。不要哭了。”手上的泪越来越多,他心慌起来。他怎忍让她落泪,她的泪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。

  勉强控制住心神,归晚眸光锁着他,“不要负我……”不要负了誓言,三个月只不过短短一瞬,但是此生,她生死相随。

  微微一笑,露出一个清俊的笑容,楼澈坚定无比地点了点头,雪花漫天飞舞,时旋时转,落在肩上、手上、发上,楼澈从袖中拿出一块莹白令牌,塞到归晚手中,叮咛道:“这个路上可以用。”往北都是林家军的地盘,比之楼府的令牌,这个更有用处。

  风雪更盛,归晚眼前模糊起来,想要再次抓住楼澈的手,他已经缩了回去,一转头,开始吩咐其他人的行动。

  “夫君——”

  故意忽视归晚的唤声,只怕心一软,就再也走不成了。吩咐众人上马车,如晴如明一辆,玲珑一辆,三辆马车只有归晚一辆是往北,而其他两辆都是作惑敌之用。

  楼盛走上前,楼澈什么都没吩咐,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大雪中,那道疤痕也模糊不清了,楼盛也不语,郑重地点了点。主仆十多年,他自然知道楼澈是把什么托付给了他,他默然一点头,无言地告诉楼澈,他会以命护住夫人。

  仰头看天,苍茫天空,白雪漫漫,楼澈不再回望,只是孤独地站着,听着车轮声响起,入眼皆是一片白色,耳中听着马车远去,他才转过头,素白的大地上留下辙痕,蔓延着通向远方。

  他静静伫立在相府门口,只有匾额上漆红的“相府”两个字似乎仍无变化,红殷殷地透着庄严和沉重。

  天载四年初冬,楼澈之妻离京,离开那日,京城突来一场风雪……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