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红颜乱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白天 黑夜

第二十七章 浮香暗动

  归晚踏进相府的院子,身上似乎还带着灵堂上檀香的余味,淡萦于身,扰着她的心一起一伏的,不断闪烁着刚才林府所遇的片段。低垂的头轻抬起,发现一个素衣小婢站在书房前,端着的托盘上放着青釉莲瓣纹碗,面显犹豫之色,惴惴不安。

  “夫人,相爷他……”婢女看到归晚上前,松了一口气,楼相不喜他人打扰,她在门口小唤三声,房内反应全无,她不敢贸然进去,也不敢随意离去,正是进退为难之际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看出缘由,归晚轻轻摆手,示意婢女退下,接过她手中之盘,只手推开书房虚掩的门,缓漾起笑,启唇正欲唤,一室的静谧笼罩而来。

  楼澈伏在案几之上,似乎酣梦正甜,窗户半开,天空湛蓝无云,案上书卷半乱,时有微风戏过,纸页轻晃,案上之人偏半点不觉。

  归晚放低了脚步声,慢慢走到书桌前,楼澈果然睡着了,俊逸雅贵,如玉的容色里蕴着清淡,她轻放下手中之盘,顺手拿起白玉镇纸,压住纸页,弹去卷上微尘。眸光一转,乜到他在梦中还锁着的眉宇,暗暗慨然。她拂上他的面,手指轻柔地抚过他的眉间,为他抹平这显露于外的一丝忧色。

  他到底是累了……

  回府后的三日内,一日与楼盛彻夜未眠,后两日又与南郡王、端王议事,平日只见他春风含笑,哪知春风之下,是如剪般的伤人。她常感叹,楼澈与自己是同一类人,外在无懈可击、八面玲珑。如今才知道,对她而言,这也许是本性;但是对他,是生存的本能。

  指间摩挲过他的眉,理顺他零散在侧的黑丝,瞥到他眼下因劳累熬出的黑晕,归晚心轻拧了一下,鼻间竟有些微微发酸。侧偏过头,她找到椅后一件裘衣,盖在楼澈的肩上,仔细地遮住每一个漏风的缝隙,正欲收回手,才一动,便被那熟睡的人从衣下倏然伸出的手握住,半扇的眼帘睁开,暗幽的眸笑看着她,眼中流转着深沉情意。

  “归晚……”这声唤不似平日,是吹皱一池春水的柔风,吹进心里都带着三分醉人的语调,有些含糊的声音似透着满足感,盘绕着如许缠绵。

  失神地望着他,归晚喉中堵着似的,半字不能应,半是迷离半是暗醉,心中柔肠百转,纷乱的思路骤然停止,一片空白。

  “再这样看着我,我可就忍不住了。”喟叹一声,楼澈坐直身子,把肩上半落的衣衫放回原位,看到归晚仍是神游似的懵然,他钩过她的腰,带入怀中,亲昵地把她抱坐在腿上。

  “夫君。”靠在他的胸前,她把脸埋进他的怀中,撒娇般的呢声道。

  “嗯?”

  “刚才睡梦中见到什么了?”为何会皱着眉?

  楼澈环着她的肩,吐吸间伴着淡淡的馨香,为她的话一讶,梦?他多久没有做过梦了?刚才因为烦倦,浅眠了一小会儿,在她踏进房中第一刻起就已经醒了过来,只是不愿清醒,贪恋她流露的片刻柔情。他没有梦,但是她,却成了他的梦。

  “梦见你了。”

  “梦见我了?那为何还皱眉?”不满地轻怨,归晚伸手轻扭了一下他的耳朵,随即轻笑出声,“听说,民间的妇人会如此惩戒丈夫。”

  耳上温热,浅浅的痛感传来,楼澈定定瞅着她的嗔态,似笑非笑,“如果真是如此惩戒,倒也不错。”话音未落,归晚手上就加大了力,楼澈轻声哀呼,惹来她阵阵笑声。

  “夫君,”笑未歇,她状似不经心地提道,“如果,我们真是民间的普通夫妻就好了。”

  国家、朝廷,一笑泯之,是非曲直,恩怨情仇,统统抛之脑后。平淡处世,恣意哂然。

  “春来看百涧争鸣,万峰吐绿,夏日赏雾起云落,花开绿树,秋至游漫山红叶,花落枝蒂,寒冬览冰雪飞舞,折玉树琼枝,”手指轻捻着楼澈的领,归晚谆谆诱导,“如此生活,岂不快意?”

  笑稍淡,楼澈半眯起眼,手上加大力,紧搂怀中人,“如果你真喜欢,以后空闲之时我陪你去游玩。”

  归晚微抬首,入眼处是他线条柔和的下颚,再往上,却看不到他眸中神色,抑不住,心头泛上点点失望,“夫君何时能有空闲?”

  没有料到她会说出这么一句带有些幽怨的话,细想之下,楼澈失笑,低头在归晚额上烙下一吻,“再过一段时日,局势平静些了,好吗?”低头之时,看见归晚撇了撇嘴,不甚乐意的样子,娇俏中隐含着媚,他心弦一动,瞳色稍暗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,几乎闪神。

  什么时候起发现她有这些小动作的?平时总是淡凝着笑,只有在情绪放松时,不满会轻轻撅嘴,沉思会心不在焉,气恼时会故意笑得更甜……这些稍纵即逝的神态流露,他是什么时候捕捉到的?也许归晚自己也没发现,这些小动作,她只会在与他单独相处时才显现出来,多少次,他为了她一个小小的举动,情如泉涌,频频失魂。

  手中捏起一小束她润滑的发丝,放在唇边轻吻,馨香萦然,沁入心田,他为之心跳失速。

  “夫君难道没有想过……”归晚倚在他衣襟前,“辞官不做,闲云野鹤地过每一天吗?”

  敛笑皱眉,楼澈表情窒了窒,从话中猜出归晚的意图,心中极不舒服,犀眸一沉,闭嘴不答。

  注意到他的异样,归晚暗自一叹,等了又等,始终不见他说话,转过头,把头发从他手掌中抽出,即要起身。楼澈一个怔忡,掌中已空,怅然若失之下,一把抓住她,手臂拢的范围缩小,强硬地禁锢住她的妄动。

  真是越来越没有用了……楼澈无奈地笑,情绪被她的一举一动牵制着,随着岁月流逝,他的抵抗力也愈见弱了,就如同在南郡的五个月,那种牵肠挂肚的噬人感觉搅得他无法正常生活,几次冲动地想要赶回京城,如果不是南郡王和端王拦着,他早已犯下政治生涯的大错了,此刻她身在怀中,怎可让她离去?那刻骨铭心的思念,他不愿再尝试了,不放手,绝不能放手。

  本来坚定的想法被她打乱了,理智的天平也偏向了情感一边,他开口:“归晚,不要动,听我说。”怀中软玉温香,楼澈把头轻靠在归晚发颈间,余光瞅着她优美的纤颈。

  “你难道不想听听我的身世?”

  倏然转眸,却什么都没看到,归晚静然不动,轻声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
  “……我是个孤儿,先父原是太子幕僚的下级官员,在我幼年之时就去世了,母亲不久就随之而去。我一共在太子府中待了十年,而后一举夺魁,高登金科……”

  归晚愣了半晌,耳边的声音是平静的,像说着一件不关己的事,为何她听着会心疼呢?原以为他是贵公子出身,直到此刻,才知道错之远矣,十年之期被他一句带过,她不敢想象一个孩童无依无靠地在钩心斗角的太子府如何生活。十年,逆境中挣扎,又一个十年,在宦海中沉浮,两个十年,换来今日之权势,那样的不甘,那样的不舍。

  所以,权势、地位、富贵……拿起了,难以放下。

  云淡风轻地把身世简单几句说完,楼澈含笑着看她,一字一句道:“我发过誓,要万万人之上,即使一人之下,也要他奈何不得我,明白吗?”

  柔声的解释没有让归晚如释重负,反而轻震一下,有些不敢置信,牢牢地把视线定在他身上。温文尔雅,斯文秀气,她的丈夫一身月白的长袍,出尘的清俊,分明一个翩然的佳公子,可是那幽深不见底的眼眸里,灼热地翻滚着一种名为“野心”的东西,所以他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不急不缓地和皇上朝堂争锋,玩弄着权术的同时,深深陶醉于权势的魅力。

  他的一生,就伴着一个字——“权”。

  心越来越疼,归晚蹙起眉,酸涩涌上身,沉吟片刻,开口轻问,音调都有些颤抖:“那萤妃呢?”这本是扎在心头的一根软刺,她极力地忽视着,但又不时被刺痛。从没有这么迷茫过,那个无论任何方面都与她不相伯仲的女子,让她生平第一次无措地面对着。今日竟再也忍不住,想要问个究竟。她的心,乱了吗?

  楼澈先是不语,随即扬起笑,笑得越来越开怀,笑得归晚一脸的不自然,他却欣赏似的,不肯错过她的任何神态。

  终于开口了,她开始在乎了吗?想到这个,楼澈由衷感到一阵踏实和安心,想起两年之前,他与她初识,成婚,她是何等的洒脱和恣意,几乎让他以为她是错落凡俗的仙女。多少次的疑惑和惊奇,他慢慢地不着痕迹地观察她,就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之时,他开始把重心挪到她身上,知道她最爱吃什么,喜欢什么饰物,平时做什么,一点一滴,渗透了他的心,他把她最爱的一样样捧到她的面前,原本带着补偿的心理,后来竟变了质……

  发现自己爱上她,而她,却还在犹豫,甚至排斥,他是多么惶惶不安。所以他讨好她,宠爱她,爱护如同瑰宝。

  他费尽心机,诱惑她爱上他,给她世上最好的,让她习惯他的爱,无法摆脱。

  他要诱她一起沉沦……

  笑声渐歇,他夜眸如醉,魅惑地低问:“归晚,你在乎吗?”

  她在乎吗?

  这个问题,在归晚的心中问过、笑过、叹过,却不曾有过答案,在这一瞬,她有些后悔刚才脱口而出的话语,就像砂纸捅破了一般,心迹袒露,无处躲藏。

  揽住归晚的肩,看她双眼流溢出复杂的神色,楼澈尔雅一笑,抬手抚住她的颈,温柔地触及她如樱的唇瓣,时淡时清的香扰着他的意志,唇唇相触的一刹那,如电流似的酥麻,又如甘醇似的诱人,着魔了,唇齿间的交缠让他醉倒在她柔润芳泽中,深入其中,意犹未尽。

  看着他接近,她眨了眨眼,居然没有任何反应,迷失在他看似温柔又霸道的求索里,呼吸渐渐变得虚弱,淡薄的空气都被他夺走了,轻闭眼,却感到他喘息相闻的旖旎,同时伴着甜美的折磨,终于在她快要调控不了呼吸之时,他轻放开她,唇舌舔舐着她的红唇,若即若离地在她唇鼻间厮磨,半着迷半享受着。

  “虽然不能听你亲口说一声在乎,但我也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楼澈的声音低沉了几分,哑声中带着一丝的压抑,情潮暗滚。

  闻言,归晚浅笑如风,主动偎上身,就在与楼澈唇接之时,她轻偏首,在他唇边擦过,呼吸胶着,带着情诱的暗魅,偏又不让他真正触碰,笑靥盈盈,促道:“夫君还不答我?”

  眸光流动,落在她横波流媚、娇娆如花的秀容上,手中下大力,攫住她的身子,狠狠封住她的唇畔,带着微熏的醉意恣意地纠缠一番,他才略带满足地放开她,望着她的眉眼更显专注和深邃,几乎要让人沉沦在那一望无底的魅眸中。

  调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,他才又再次开口。

  “……第一次见到姚萤是在太子府中,当时我刚中状元……”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将过去对着归晚坦诚告之,内心竟然有种解脱之感。她是他的妻啊,本该与他分享一切的人,就在叙述过去的同时,他突然有种冲动,想问她,结发之妻,可能携手共老?

  如梦……

  如醉……

  半生之事,一言概之,言浅意深,卿可懂我心?

  ……

  “皇上是在你们去鸿福寺拜佛那日下的圣旨?”听到这里,归晚忍不住打断,讶声相问,郑锍如此狡猾,趁他们离开之时,下圣旨召告天下,一句君无戏言,改变了多少人的未来?犹记那日鸿福寺第一次相见的情形,难道那才是命运纠缠的开始?

  心中莫名地多了一丝不安,归晚深望进楼澈的眼中,“夫君,那一日,萤妃娘娘抽的是什么签?”

  眉一挑,楼澈回想了一下,说道:“帝王燕。”

  几乎要惊呼出声,归晚抑住疾跳的心,饶是如此,她的面色也乍然一变,冷汗涔涔。

  “归晚?”感到怀中人的不安,楼澈心疼地抱紧她,缓抚她的背,“怎么了?”

  没有答声,归晚伸臂环住楼澈的颈,亲昵地和他贴紧,任由时间静谧地流走,须臾之后,吟声说道:“夫君,如果此刻开始,你帮助皇上推动中书院变革,劝退端王与南郡王,一点点慢慢放权,皇上即使忌你,也奈何不得。三五年后,我们迁居罗陵,那里离南郡甚近,有南郡王的照拂,但不属南郡范围,以皇上的骄傲,也不能毫无顾忌地下手。以此类推,十年之后,一切都能平静如初。夫君,你说呢?”

  楼澈并不接话,手势依然温柔,空气却像沉寂了一般,不温不冷。归晚暗叹,话音一转,悠淡道:“夫君可知,成婚近两年多来,我最恨什么?”

  轻震于心,楼澈低头,脸颊相贴,温软细腻的触感传来,耳鬓厮磨的亲昵,又是另一种风情的迷醉,“是什么?”

  “我最恨你留给我的背影,”归晚吟然一笑,“每次都是你先弃我而去……”

  不给楼澈辩驳的机会,“所以,以后我不会再等你背过身去,在这之前,我会先弃你……”她又笑,眉也笑,眼也笑,唇也笑,唯独心空白得没有一点感觉。

  楼澈眸芒利色掠过,骤然沉色看着她,几欲勃然大怒,偏又不忍不舍,心中疑惑重重,不明白为何她今日之言始终绕着“放权”二字,尤其听到“帝王燕”之后,似乎有迫着他选择的意思。

  他不能选,也不想选,这是他的路,在这官场上呼风唤雨,手握天下大势,做天下第一臣。

  权势的珍贵,在没有尝试之前,是不知道其中的味道,但是尝试之后,那睥睨天下的尊贵,那众人低头的骄傲,要放弃又何其艰难。

  “不行,”咬牙一字一句地吐出,“不能放,你也好,天下也好……”

  微微地惊讶了一下,归晚放松下来,仍然亲密无间地依靠在楼澈的怀中,状似打趣地道:“夫君,那一日,你可知我在鸿福寺抽中了什么签?”感到楼澈没有一丝异色,暗感于他的平静,伸手握上他的手,触手有些凉意的湿。她似苦似甜地淡笑,这个男人啊,到底还是有些紧张的,是因为已经猜到了吗?

  是命运?还是携手共老?

  “也是帝王燕啊,夫君。”

  ******

  “皇上……”德宇毕恭毕敬地看向那个犹豫不决的身影,低声呼唤道。

  漫不经心地回头瞥了一眼年纪尚轻的宦官,郑锍逸出一丝几不可察的笑,一脚踏进景仪宫。宫中正有几个宫女太监懒悠悠地打扫庭院,看到来人,讶意之下,忙跪地磕头,不敢稍有懈怠。

  看不到九五至尊的表情,但是各人心中都有疑惑,听闻此刻最受宠爱的印妃娘娘正在分娩,皇上不在文槟宫等候,怎么跑到了冷清许久的景仪宫?难道传闻皇上对失踪的萤妃余情未了是真的?还是另一个传说中,皇上在这宫中藏过一个绝色女子?这些在宫中流传的谣言似真似假,众人也只敢暗暗察言观色,悄悄揣测结果,以解宫中寂寥,此时此刻见到皇上,就不免宫人们心中疑团越滚越大。

  郑锍随意地一摆手,“全部下去。”看都不看伏地的宫人,径自向宫内走去。来到正殿的门口,抬起头,望着牌匾上端丽秀气的“隐月”二字,状似沉吟,敛眉不语。

  德宇始终以三米左右的距离跟随着,看到郑锍的神情,暗自一凛,又开口道:“皇上,印妃娘娘那边已经催过几次了,说是娘娘生产不顺……皇上,您要不要……”

  压根没把德宇的话听进耳里似的,郑锍头也不回地问:“你说这隐月殿是不是太空旷了些?”

  “……是。”被他突如其来的一问,德宇呆愣之下,脱口一声回答,马上闭口,也望向那牌匾,心中暗涛翻滚,若有所思地打量着郑锍的背影,皇上此刻到底在想什么呢?隐月?莫非是……

  眉一皱,心想不宜让皇上在此处多留,刚拿出了当前的大事来提,可郑锍还是不痛不痒的模样,德宇无计可施,心急如焚。他曾见过皇上阴冷的一面,深深心悸,在宫中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唯一的长处就是“观人”,虽然并不十分明显,但是他感觉到这至尊似乎对楼夫人有着别样的情愫。心一狠,他正欲开口打断郑锍的遐思,一阵凌乱而快速的奔跑声闯进景仪宫来。

  “皇上……印……印妃娘娘……产下龙子……”边跑边喊着这一振奋人心的好消息,小太监一路疾奔至皇上和德宇的面前,刚停下脚,他抬起头,看着皇上温文儒雅地含着淡笑,却不见任何特别的欢愉,过耳的似乎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。小太监咽咽口水,犹豫着要不要把这好消息再说一遍,拿眼瞅向当红的总管德宇,谁知他也心不在焉,思索着什么。

  “郑栎。”

  德宇和小太监同时疑惑地对望一眼,不明所以。郑锍复又补充一句:“皇子名就取为‘栎’。”

  剧震,德宇望向皇上,“月”与“栎”,希望不是他多心才好,为何在听到这个名字之时,他心一跳,立刻联想到曾经被软禁在此的那个女子。

  小太监马上跪地,连称皇上英明、吉瑞之兆、天佑我朝等等,郑锍始终挂着淡笑,不予置评,德宇静静站在一旁,百味杂陈,心绪幽幽。

  说完了一大堆的赞美词,总算也有些劳累的小太监突然站起身,收起了笑嘻嘻的嘴脸,沉静地退居一旁,不吭声了。郑锍这时才转过头来,视线在德宇和小太监之间转了转,道:“去将军府,告诉林将军,天佑启陵,龙子降世,调北方边防的兵士来京道喜,普天同庆。”

  闻言,小太监马上应声,一溜烟地跑了,竟比来时更快了几分。

  看着他越跑越远,德宇心中不祥之感愈重,为何刚才那命令听到耳中,像是皇上有调动军防的意向,越想越寒,心头顿时沉重不少。

  “这里果然太冷清了,”自言自语似的,郑锍说道,回头有意无意地瞥过德宇,“还缺少一个女主人,你说是吗?”

  被他冷眸掠过,德宇忙低下头,不敢答话,任由他徘徊在隐月殿外,还不时发出奇怪的疑问,却又是自问自答居多。

  ******

  “将军,”文士站在月牙门旁,看着院中舞剑的男子,“刚才已经传令下去了,不需多时,北面的羽林军就能抵达京城,再加上原本就负责京城警备的禁军,皇上可再无后顾之忧。”

  院内无人答话,只有飒飒风响,清影四射,一条矫若游龙的身影跃起,手中利剑横劈侧砍,寒芒如星,划破明空,带着千军万马之势,石破天惊。忽而手腕一转,剑意宛绵,精妙无隙,时如倒挂之金钩,又如鸿雁展翅之翱翔,剑随意走,挥洒自如,刚柔并济,剑芒熠熠。

  骤然银光微掠,破风之声急起,风刮面都是生疼,文士眼一眨,那剑芒竟然是冲着他而来,心中大骇,还未及出声,剑尖已抵喉。

  “将军?”森凉的剑尖离喉仅半寸不到,抬眼之际,对上林瑞恩比剑锋更冷的犀眸,刹那有种掉落冰窟的感觉,文士一声将军叫出口,音调颤巍巍地发抖。

  飞快地扫过文士的脸,林瑞恩面无表情,手腕轻转,剑芒略闪,文士只觉得眼前一花,寒气骤减,还没看清其动作,剑已回鞘,高吊的心终于放下,暗松一口气。

  “什么时候传的令?”冷漠的语调,一字一句没有温度似的从林瑞恩嘴中吐出。

  文士一怔,随即记起是刚才汇报的事项,拿眼瞅着林瑞恩,似乎感到他很愤怒,那种压抑着的激烈情绪借着剑气荡出来。

  “是今天早上印妃产下龙子不久……”

  “我问你什么时候传命给羽林军的?”厉声截断他的话,林瑞恩显出不耐烦和一点克制不住的恼怒。

  文士不再接话,今早接到宫中的密令,即刻传令羽林军,是他一手所为,难道将军要追究的就是这个责任?嘴角扯动,勾起一个似笑非笑,他按捺不住一声长叹。以前这样的情况并非没有出现过,代替不能传令的将军下达命令,事后并无不妥,而这似乎是将军第一次把不满这么明显地表现出来。

  为什么?脑中蓦然飞过一张芙蓉面,是因为她吧,那个如月清华的楼夫人?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将军的异常行为。现在京中的形势极为明了,皇上之政与楼相、端王、南郡王联合之势各执一派,朝中各级官员都表明了立场,两方僵持不下;皇上借龙子降世为由调兵上京,无非想解目前之僵局,逼退楼相等人,而后一层的深意,又多多少少牵涉到那个女人。

  真是祸水……从第一面起,就给了他不祥感觉,看着这个从小被他教导的少年将军,一点点开始产生情愫,感情天平倾斜,甚至影响到他理智的决定。文士在心中大喊不行,林瑞恩是他精心培养的弟子,是他耗费了半辈子时光才教导出的栋梁之才,怎可如此毁在一个女人手中?他教育出的,应该是一个叱咤风云的虎将,日后记录于汗青史册之中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儿女情长英雄气短。

  “将军,皇命不可违,属下也是遵命行事。”

  冰冷的眸子看着他,林瑞恩握紧手中之剑,唇抿成线,瞳中寒色越来越沉,复杂地转了又转,良久渐渐淡然,把鞘中之剑抽出,剑光刺眼,他复又合上,所有的表情都隐去,剩下只有漠然,“既然如此,就遵命行事吧。”

  “将军,”叫住林瑞恩大步离开的身形,文士似已有薄怒,“将军可知何为公,何为私?”

  林瑞恩停下脚步,却没有回身,孤立于院中。

  “将军如果因为一点私情而放弃大义,必为后人所不耻,迷恋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到头来也是镜花水月一场空而已,还望将军及时悬崖勒马。”

  没有回头,林瑞恩眉紧锁,从小就听惯的教导,此刻入耳却犹如针一般的扎人,镜花水月四个字更是字字惊心,脚步不再停留,立刻迈步向前,文士在其身后,慨然之情溢于言表,只有他知道,俩人之间亦师亦友的感情,在这无声的回身之际,淡了……

  ******

  深夜,相府。

  月朗星稀,夜凉如水。

  芙蓉帐内,春光无限,时有浅浅低喘,时有绵绵爱语,若隐若现,忽明忽暗,旖旎之色诱得月色也黯然三分,沉在黑暗间。

  “归晚……”灼热的气息混着话语含糊起来。

  轻轻一个翻身,衣衫滑落,欺霜赛雪的肌肤在魅夜下透着玉泽般的光华,映入楼澈眼中,自是一番难以抵抗的诱惑。覆身而上,吻在其背上,手探入薄衫中,抚弄她玲珑有度的娇躯。

  “唔……”嘤咛出声,归晚迷蒙地睁开紧阖的眼帘,醉色依然的眸中流露些无奈,伸出玉臂,拉住楼澈不甚安分的手,转过身,靠在他胸前,低低道:“夫君……”

  甜甜的语气带着撒娇的成分,楼澈的心醺醺然,抚过她的发,看她半闭着眼,知道她累了。如此激情的夜,她噬人心魂的嫣魅让他一再沉沦,直到此刻,也知道她不能再经云雨,他吟笑一声,把她搂入怀中,找了个最舒适的姿势,伴她入眠。

  这两个月来,他的妻子费尽心机要淡化他的野心,总是若即若离地诱着他,让他无暇旁顾,只能在相府中陪着她。以前总是嘲笑他人沉溺美色,今日始知“美人计”是如此厉害,让他心甘情愿地深陷其中。

  紧拥着归晚,他莫名地满足,抚慰了心中始终盘旋不去的不安。想起那日,从归晚口中吐出的“帝王燕”像根刺哽在他的心中。从幼时就不曾信过“世事由命”,但事关归晚,他也患得患失起来。

  帝王燕和疯妇的预言,似乎隐隐昭示着什么……

  “命……”嘲讽似的低笑,看着归晚沉睡的容颜,他俯首吻上她的唇,在不惊醒她的情况下,浅尝即止,“不行的……你是我的妻,即使那是你的命,我也会毁了它的。”

  暗夜,无人回答的寂空中只有他邪魅的轻语。

  “不信命,这世间没有命……如果有,我也让它变成没有,归晚,如有人夺你,我必毁之。”

  就在夜色沉醉之时,毫无预警,门外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:“相爷,端王、郡王等候在厅内,说有事相商。”刻意压低了声音,怕吵恼房中人。

  来了?唇角勾起算计的笑,楼澈小心翼翼地把怀中人搂起,轻轻抽开手,温柔地为她盖上薄被,顺手理了理她散落的发,方才起身下床。一边穿戴,一边留恋不已地看着床上纤弱的娇躯,许久才轻声打开门,缓步踱出门外。

  老管家尽忠职守地等在房外,看到楼澈出来,忙上前,正想开口,却被楼澈眸中锐色喝住,直到两人走远至院中,楼澈才示意他开口。

  “端王和南郡王刚才来的,我说相爷已经安歇了,他们非说有急事,所以……”

  楼澈一个摆手止住他的后话,唇边笑意更深,看来他们已经得到了消息,皇上忍不住要动手了……心中涌起丝丝战栗的兴奋感,他抬首望天。

  月色独好,星光黯淡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