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看小说网 红颜乱
上一页 目录页 下一页
白天 黑夜

第二十四章 囚月

  漫步于皇宫中,常会有一种感觉,似乎世上所有能用华丽一词来形容的物件全汇聚到此处一般。雍容、大雅、王者之气,一草一木都透着不凡。一边停停走走,一边拨弄着花草,归晚信步于御花园中,进入宫中方三日,她却似过了三年,外表平静,内里却早已沉寂。

  三日来无半点楼澈的消息,而宫中似乎也对消息进行了封锁,谁都不知道曾经受宠的萤妃娘娘已经不见了。更可笑的是,朝中传来,楼相归乡一段时日的传闻。停下脚步,归晚望向远方,奈何触目是红墙高耸,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开,眼眸转向别处,蓦地发现,红墙处处,绵绵无隙。

  “夫人,是身体不适吗?”德宇跟随在旁,看见归晚站住不动,担忧地问。

  “不是,”重新迈步,归晚走在林荫道上,不回头地问道,“还没消息吗?”

  “没有。夫人放宽心吧,此刻没有消息也算好消息,楼相根基扎实,朝中近一半都与楼相有息息相关的权利关系,何况楼相还与各藩王交好,即使皇上现在京中实权在握,也不能怎么奈何楼相的。”柔声相劝,句句中肯。

  “楼相与藩王交好?”归晚讶异,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,略一沉思,爽然道,“德宇公公,麻烦你一件事,不用在京中寻找了,托口信给三娘,全力在南郡和罗陵一带打探消息。”

  南郡和罗陵?德宇怔了怔,这是南方最大的两个郡,曾有传言端王逃去那处,但是皇上忌惮藩王之势,不敢贸动,这与楼相有什么关系吗?细细一思考,似乎想到了什么,一抬头,发现归晚走远,忙跟上几步,低首道:“夫人,那我现在就去办,可是夫人……”

  “我再逛一会,你先去吧。”

  德宇一躬身,慢慢退开,在外人看来并无奇特之处,谁也不知道这宫中正渐有权势的副总管公公与楼夫人是同一政势。

  身边无人跟随,顿时冷清几分,归晚漫无目的地走着,并不想回皇后殿。这次皇后相助多少带了些还恩情的味道,如果两姐妹之间要用恩情这种东西来计算的话,那就有点索然无味了。轻叹一声,转首居然来到了“承坤宫”,脸上浮起浅笑,归晚踏入其内。

  走进内室,看见小皇子被围在几个宫女和太监之中,那孩子看到归晚,喜笑颜开,张开小手,就呼唤:“晚姨,晚姨。”宫女们见状纷纷退开。

  走近几步,小皇子已经扑过来,一把扯住归晚的裙子,红粉绯绯的脸蛋,水润的大眼睛,特别招人疼爱。归晚挥退身边所有人,直到房中没有其他人,这才伸手抱起皇子,轻轻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,笑容淡溢。

  这孩子是当今皇上唯一的皇子,皇后的亲儿。本朝律法规定,皇子一出生就必须与亲娘分开,而每日只有一个时辰可以探看皇子,皇后为思念亲儿,也不知落了多少的泪。这孩子天真烂漫,讨人喜欢,更有缘的是,第一面见过归晚就喜欢黏着她,归晚笑叹,难道血缘这个东西真的这么神奇吗?

  陪着小皇子玩闹了一会儿孩子玩的游戏,他突然开口道:“晚姨,你不开心吗?”四岁不到的孩子居然有着出乎意料的观察力。

  归晚把他放下,抚了抚他的头发,笑语:“是啊,烦心的事太多了。”对他人绝不会脱口说烦,可是对着这个不懂世事的孩子,身边又没有人,她倒可以全然相信不用警惕。

  小脑袋歪歪地支着,粉嫩的脸上摆出沉思的表情,睫毛一扇一扇,状似大人般思考,惹得归晚忍俊不禁,笑出声,可小皇子后面一句话却把她的笑意生生掐断:“晚姨不烦,等我做了皇帝……就让晚姨开开心心的。”

  震惊不已地看着眼前的孩子,归晚哑然,半晌才又幽然开口轻问:“是谁跟你说的这些?”明明只是个四岁不到的孩子,为何会说出一句这么惊人的话语?难道这皇宫真如此可怕,连个还不会跑步的孩子都能污染?一想到这孩子以后也会踏足官场,钩心斗角,她心中就阵阵恶寒,轻抚他头顶的手也慢慢收回。

  “是母后说的。以后,我会做皇上。”童言童语,可爱的语调里竟含着未来的意图。

  是皇后?恐怕是印妃怀孕,她感到威胁,才会对一个孩子说出这种事吧。归晚黯然不语,看着小皇子眉飞色舞地将皇后的话用他还不成熟的语言描绘,“母后说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……嘿嘿……晚姨?”

  “不是这样的。皇位是刀山、是火海,哪有这么容易。”眉蹙起,归晚正颜轻劝道,奈何孩子太小,不理解这话,依然欢笑。

  心头一转,归晚伸手重重地在皇子脸上捏了一下,痛得他咧嘴直呼,眼泪都盈在眼眶中,惊讶地看着归晚,哭意涌起:“痛……呜……”

  “做了皇上,就是这样,也不能喊痛了,你还做吗?”换种他能听懂的方式,归晚谆谆善诱道。多么希望能抹去皇后在他幼小心中烙下的痕迹。

  忍不住呜咽出声,皇子摇头成拨浪鼓状,“呜……不做了……”转悠着脑袋,一抽一泣,好不可怜,突然看到什么,张大了嘴,哭声吞到肚子里,憋着不敢动,似乎看到了什么可怕事物一样。

  归晚倏地回头,郑锍站在门旁,一脸沉思地盯着她和皇子,瞳眸幽深,一望无底。归晚的心疾跳好几拍,他无声无息地出现,也不知何时站在那里,又听到了多少?

  静谧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儿,就在归晚恍过神来,低身行礼之时,瞥过郑锍,他面含微笑,儒味十足,刚才那一刹那的幽深无影无踪。悠闲地走近,与归晚擦身而过,目不斜视,径直来到小皇子面前,大手轻抚皇子小脑袋,口中柔声道:“怎么,不认得父皇了?”

  刚才因为受疼而半挂的泪珠还在脸颊上颤巍巍地抖动着,粉嫩的嘴抿起,小皇子细声道:“父皇……”奶声奶气的音调里带着委屈似的含糊不清。

  “真是个聪明的孩子呢。”郑锍扬眉赞道,收回手,眼神在房内四扫一圈,最后在归晚身上略停留,“楼夫人,许久不见了。”

  每次听到他这种介于戏言与正经之间的口气,归晚心中就有微微的抵触之感,含笑答:“劳皇上挂心。”

  “如今还这么冷静吗?看来夫人也是无情之人呢。”郑锍低笑,小皇子明显地往后缩着身子,他也不以为忤,“楼相下落不明,夫人处之泰然,到底是心无所念,还是明哲保身呢?”

  “皇上言重了,夫君不是回乡了吗?何来下落不明之说?”拿他放出的烟幕回堵他的提问。

  郑锍深眸凝视归晚片刻,朗朗笑起,“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……”就在这当口,门外的宫女和太监们闻声回到房中,看到皇上都是一惊,齐刷刷地跪了一地。

  归晚暗松一口气,看着宫女们忙着照顾皇子,趁此际想要退出殿外,正欲行礼告退,郑锍突然出声:“楼夫人,你难得到宫中小住,朕惦念与楼相的君臣之谊,不如让朕好好款待夫人一番。”

  “皇上是至尊之躯,怎可劳烦皇上。”这个心性深沉、喜怒难测的妖魔皇帝,也不知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。

  “夫人是在拒绝朕的好意吗?”缓缓步出,郑锍高起声音,似有些不悦。

  归晚余光注意到房中几个宫女已经转过头来,奇怪地看向她,心知再拒绝会引人非议,提起精神,以蒲柳之姿应道:“归晚不敢,谢皇上隆恩。”

  早已料到她会如此回答,郑锍头也不回地走出宫去。归晚挪步,耳听小皇子轻喊一声晚姨,带着歉意回头看了一眼,心中百味杂陈,终是转头,随郑锍之影离去。

  院外只有郑锍一人站着,身边没有任何人跟随,归晚小步上前,多少有点心不甘情不愿。偏偏郑锍侧身站着,不做任何理睬,眼光遥望着远处,眸色迷离悠淡,所思甚深的样子,归晚陪站一旁,心头悄悄估量,也不出声打断他。

  “夫人,”郑锍突然转头,正好对上归晚的眼,唇边线条微弧,“你猜,现在楼相身在何处呢?”

  归晚被他突然回头的动作小惊一下,不及防范之下,深深地望进那幽邃的眉目间,看到对方眸光略闪,似波动了一下,忙移眼,视线微调,投向郑锍身后之景,“皇上,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楼卿真狠啊,”郑锍身影未动,被风拂起的衣袖飘然,连带着把他身上那隐藏着的桀骜之气扬起三分,“关键时刻,居然连你也放下了,朕不得不钦佩他。”

  对楼澈的去向心中似乎已有模糊的概念,归晚森寒之意泛上心,口中却坦然答道:“皇上多虑了。”

  细眼打量归晚一番,郑锍心中忍不住暗讶,想起她刚才捏小皇子的脸,问的那句“做了皇上,就是这样,也不能喊痛了,你还做吗?”心一悸,冷瞳暗敛,凛色掠过,转身走去。

  不明所以,无奈之下归晚只能跟上,走在蜿蜒的碎石路上,空气还是带着冷冽,仓促之下,吸入口中,冰寒如刀,她把颈间雪裘拢得更紧,暗暗埋怨这真龙天子脾气古怪。

  陪着郑锍在园中打转,途中一句话都没有交流过,只是默然地走着。这园本是人少之处,倒也没什么打扰,直至来到一个凉亭处,郑锍才停下身。归晚细看四周,原来是崇华殿的园边,想起在这殿中经历的一幕幕,心情也有些复杂,瞥到郑锍突然进入亭中,坐在石凳上,依靠着石柱,居然闭目养神起来。哑然不已,归晚走上亭,不知是否该开口,心头暗恼,不知这天子是不是故意为难自己。

  “皇上……”轻唤之下,对方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,归晚走近,微抬高声音,“皇上……”

  郑锍还是依柱闭目,置若罔闻,归晚也奈何不得,再三呼唤下,对方都不予理会,她只能坐在石桌旁的另一石凳上,忍着凉意春寒等候着。幸好正值百花初绽,扑面风中含着淡淡的甜味,就这样陪坐着,自得其乐度过悠长时间。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远远看到一抹绛影靠近,走近一看,是李公公,平日看来如此可憎的面目,此刻因为他解了自己的窘境,归晚倒有了愉悦之情,浅笑吟吟等他小跑到亭前。

  李公公看到归晚在,微微一愣,脸色不甚愉快,还有一些复杂:“皇上……皇上……”

  慢吞吞地睁开眼,郑锍精神颇好的样子,启口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  “皇上,刑部、吏部、工部几位尚书在御书殿外等候召唤,说有急事上奏。”

  “哦?”郑锍似感几分兴趣,“这些老臣又想干什么?”

  抬起头,李公公眼神示意有外人在场,不便回答,却看到郑锍笑意暗蕴,首肯的示意,大惊,飞快地看了归晚一眼,又低下头,“他们是反对皇上设立中书院,特来进谏。”

  站起身,郑锍洒意整衣,偏首笑问道:“夫人,你说朕见不见他们?”

  本以为自己可以在他们谈事时脱身,谁知如今竟被郑锍问及此事,这中书院是他想要集中皇权之举措,朝中重臣的不愿意也是情理之中,斟酌一下,应道:“皇上,欲速则不达。”

  暗眸一深,郑锍冷意微敛,盯视归晚片刻,舒眉含笑离去。

  被折腾了半日,归晚双腿都有些麻痹,远远见郑锍和李公公离去,风中还飘忽来几句李公公搬弄是非、诋毁自己的言语。归晚也不恼,心中考虑着,除去这李公公的计策。思考良久,已成竹在胸,起身回宫。

  原来以为这段小小插曲是皇上兴起之举,过眼便逝,哪知这一切才是磨难的开始。至此过后几日,皇上居然日日驾临皇后殿,无一例外要她同席作陪,也不做什么具体的事,只是聊天品茗弹琴吟诗喝酒作画,兴之所至,随意为之。

  随着皇上一日比一日的静,她倒一日比一日的慌乱起来,心吊起,应付着他不时的雅兴,对他的意图也越来越模糊,摸不着边际。

  “楼夫人,”一个宫女走近内房,禀告道,“圣驾来了,请夫人去院外一同赏花。”

  又来了?归晚放下手边的书册,脸上显出愠色,悠然起身,随宫女向外而行,心中嘀咕,他到底又想做什么?

  和宫女两人走出殿外,在廊间尽头迎面碰上了皇后,归晚缓下步伐,这几日总是带着安逸笑容的皇后此刻面无表情,和归晚对视的刹那挪开了视线,唇微启又闭,欲言又止,到底什么也没出口,雍容有度地翩然而过。

  这无声的窒闷比有声更让归晚慨然几许,暗叹一声。沿廊而行,廊回曲转,还未踏进园子,李公公声音已过耳:“皇上,中书院计划无疾而终……这楼澈着实可恶……”话音半落,看见宫女和归晚的身影,马上闭口,肃立于一旁。

  归晚凝眼望去,郑锍坐在园中,皇袍锦带,侧手支颚,自斟自饮,惬意自得。几日来近身接触,深悉此人喜怒不能以常理度测,刚才李公公的话语犹然在耳,心神紧提,踏身园中,吟然而笑,曲身行礼,“吾皇万岁。”

  手半倾,杯中洒出滴许玉浆,郑锍抬眸,“夫人不必多礼了。”

  听这优雅慵懒的语调,隐隐感到他心情极差。归晚调息,斜眼看到李公公冷笑连连、幸灾乐祸的模样,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测。其实清早之时已从德宇那里得到了消息,楼澈离京已经证实,皇上的中书设案突然被藩王的上书驳回,心中懊恼可想而知。

  “夫人,过来陪朕饮一杯。”拿起早摆于桌上的玉杯,亲自倒满一杯,招呼归晚道。

  桌旁只有一个座位,归晚别无选择地坐下,接过天子亲盛的酒杯,不禁有些惶惶然;玉杯触唇,冰质的冷,醇酒入喉,暖流下怀,浅尝即止地放下杯,赞道:“醇而不烈,香沁心怀,西府凤翔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

  “夫人好酒品,一口就尝出酒味。”

  归晚心中暗暗好笑,今年宫中进贡之酒,相府俱备,只是盛放西凤酒的坛子极为独特,她才留心记住,此刻也是随口道出。

  “今年雍州进贡了七坛西凤酒,说是西府凤翔,龙翱九天,贵不可言。朕听了这话,真是非常高兴。”郑锍嘴角上扬,呈现出愉悦之情,半眯起眼,犀眸盯着归晚,“今日方才知道,七坛之中,已有两坛进了相府的酒窖。”

  “皇上九五至尊,拥有天下,何在乎区区两坛酒呢。”归晚舒意笑答。

  “西凤酒七坛,相府分了两坛;朕拥有天下,不知相府是否也想分一杯羹?”寒芒掠瞳,盯着归晚的眸中柔意轻泛,却隐着无限阴狠和森寒。

  饮入腹中的酒像一小团火,暖了身子,可是被郑锍这样盯视着,遍体又阵阵发寒。归晚提起桌上酒壶,徐徐为他空荡的酒杯注上酒,看着色泽透亮的浆液漾在杯中,她清风如笑,一手执杯,一手托底,缓送至郑锍面前,“皇上,传说雍州是凤凰出生之地,凤翔九天,百鸟来朝,是真天子。林子的鸟再多,难道能抢走凤凰的风采吗?皇上太多虑了。”

  郑锍目不转睛地锁视归晚的神情,雅泽笑意消去,似在回思她的话,片刻之后,终是淡泛出笑,纯粹得不惹杂思。伸出手接住那杯隔桌而送的酒,就在归晚手即离杯时,他倏地扣住她如笋玉指,力道温和又不容拒绝,指指交夹,把她的手指环扣着,不露缝隙。两只手共握一杯,玉杯微倾,琼浆滴洒于归晚食指上,她一蹙眉,想要缩手,郑锍扣紧,丝毫不让。轻低头,喝下杯中那甜润如绸的西凤酒,杯见底,他依然不放,相扣的那只手轻抬起,眼看着刚才滴在归晚手指上的酒液因动作而滑落,郑锍再次低头吸吮上归晚葱白的指。

  轻柔的动作,红唇玉指合在一幅画中,诡艳至极,归晚的心差点儿停止了跳动,酥麻的感觉从食指上传来,看着郑锍极尽暧昧地亲吻刚才酒洒之处,略慌神,连自己也没反应过来,手已经用力甩开,挣脱了郑锍的挟扣,玉杯飞脱而出,落地即裂,玉鸣声碎落。郑锍一怔,看向归晚,专注的、深沉的、不留余地的。

  “清而不淡、浓而不艳,酸、甜、苦、辣、香,诸味谐调,又不出头,清芳甘润,如月似酒。”郑锍脉脉地吟叹。

  泰然地收回手,当做刚才的事没有发生,归晚虽恼却不形于色,紧抿唇畔逸出一声附和:“的确是好酒。”

  “朕说的可不是酒……”沉眸凝视着归晚,郑锍似真似假。

  轻声的咳嗽出自李公公之口,蓦地打破这丝丝缕缕的暧昧情韵,李公公假装地抚抚喉咙,轻唤了声:“皇上……”语未完,瞄到郑锍半真半假的神情,竟自一凛,刚才被吓呆的感觉又浮起。

  郑锍略有些不自然地敛起表情,又复尔雅之态,沉声道:“夫人还记得我们的赌吗?”

  “归晚不敢忘。”那种记忆深刻的杀意,只怕一生都无法忘怀了吧。

  “既然如此,夫人可以告诉我,现在是谁赢了呢?”

  “两年之期未到,皇上怎能轻言输赢?”

  “夫人之言倒是自信满满,你刚才说朕拥有天下,朕又怎会输?”

  对他那种近似自大的自信嗤之以鼻,归晚笑语:“皇上难道不知道半由人事半由天吗?输赢如何,最后自有分晓。”

  “不错,半由人事半由天,”郑锍缓缓站起身,三分睥睨之态,“不到最后,焉知胜负?朕也好奇,楼澈莫非真是铁石心肠?”

  听他提起楼澈,又有不祥预感,归晚抬头仰视郑锍,正好对上他蕴着兴味的笑。

  “朕这里不是还有一步至关重要的棋吗?”

  “皇上说笑了,归晚还没有能做天下棋的资格吧。”知道此刻已不是假装糊涂的时候,不如把话讲清楚。

  走近两步,郑锍邪佞地只手抬起归晚的下颚,轻轻摩挲着体会手中的润滑感觉,暗深的眸子望进归晚的眼中,柔声道:“夫人过谦了。这西凤酒果真名不虚传,朕似乎都有些醉了。”惊讶于自己脱口而出的话,一顿之下松手,轻甩衣袖,郑锍退开一步,把视线转向他处,神态如常,眸中异彩掠过。

  “既然这个赌还要继续,朕也得尽全力了。夫人,楼澈带走我的妃子,现在景仪宫空置着,时间一长,岂不惹人怀疑?既然夫人要在宫中小住,不如迁至景仪宫中,这样,朕也可以通知楼相前来故技重施不是吗?”

  知道他指的是楼澈从景仪宫带走萤妃的事,咬牙轻恨,归晚不吭声。

  “夫人之姿比月丝毫不差,那就将景仪宫的主殿命为‘隐月殿’吧。”冷酷的声音不带感情似的,却是吩咐宫中主管李公公。

  李裕仓皇抬头,不敢应声。宫中殿名只有为妃子而封,可是现在眼前是什么状况?总感到今日皇上的举动超出常理,不可捉摸,忽然被郑锍回头利芒一扫,心剧颤,忙点头称是,哪敢多有疑义。

  归晚好笑地看着这一幕,原以为自己从被囚禁的相府逃脱出来,此刻一看,竟只是换了个笼子而已。愠色淡现,她端坐着静候。

  转眸看了归晚一眼,郑锍脸上显出不明意味,背手离去。李公公呆愣顷刻,忙小跑跟上,侧身随在一旁,正想开口询问刚才之事,却看到郑锍郁色难消,瞳色复杂,立刻闭上嘴,默默行走。

  这脾气古怪、喜怒从不现于色的皇上,今儿个到底是怎么了?情绪波动地连他这个奴才都察觉到了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书签